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尘有泥的博客

你的观点可以偏左偏右,但良心不能偏。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文章除注《引用》外,其余均为本人原创,可按惯例转载。

网易考拉推荐
 
 

从薅社会主义羊毛说起  

2011-05-04 09:58: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本山、宋丹丹的小品《昨天、今天和明天》里当年的白云姑娘为了给黑土大哥打一件毛衣,利用给生产队放羊的便利,一边放羊一边在羊身上薅羊毛,然后纺成线打毛衣。因为她没有现在人的精明,总在一只羊身上薅毛,把那只羊薅得像葛优的脑袋一样秃,结果让生产队发现了,还挨了批斗,罪名应该是“挖社会主义墙脚”,那时候也许是为了便于批判,就把她的错误定为“薅社会主义羊毛”。因为当时凡是把国家、集体的财产占为自己的行为,统统都属于“挖社会主义墙脚”。凭良心说,当时各级领导班子相对来说应该承认是比较廉洁的,在这里我只能用“相对”的字眼,因为当时一是物资匮乏二是群众眼睛比现在雪亮三是处理起来非常严厉;所以想侵占国家、集体财产的人不但非常少,而且也没有现在的胆量。像白云就薅了点羊毛,也许还是薅了些即将脱落的老毛,但是在当时也是不行的,所以挨了生产队的批判和教育。

            人是一种自私、贪婪的动物,什么时候都有侵占国家、集体财产的现象发生,但你如果认真研究、对比,你会发现这种现象到了现在已经有飞跃式的发展,它的数量恰恰和社会道德成反比;道德越是败坏的地区,侵占现象越普遍;目前,我们许多人都认为如今社会道德已经崩溃了,所以“挖社会主义墙脚的现象”空前绝后,作为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应该是十分担心我们国家被挖空了,因为现在敢挖、能挖、会挖的人实在太多了,而且他们比当年的白云胆子大、手段强、手法多,挖起来动不动就是几百万、上千万、甚至上亿元,决不是几根羊毛可比的;当年的白云姑娘即使把羊毛薅光了,生产队的羊还是一只也不少,葛优依然是葛优,毫不影响他的光辉形象。但是,现在的蛀虫却是又大有肥、吃里爬外;每年把耗来的钱大把大把地往外国转移,椐统计,仅仅往美国汇的不正当款已经达到最高的有过每年上千亿元,真让人痛心疾首;许多人担心将来国家被他们挖得只剩下一个空壳,那就可能塌掉了。为此,我把近些年那些暴露了的“挖社会主义墙脚”的手段和方法总结出来,以便引起人们的关注,人们把眼睛睁大点,或者是敢于管闲事的人出来吼一吼,吓唬一下挖墙脚的人,让他们有所顾忌也好。

           一、假引进,真败家。这种现象多见于改革开放初期,但现在也存在部分缺乏民主监督的地区,许多暴露了的腐败案件就有大量利用引进项目捞钱的例子。有个县曾经用国家银行贷款几千万元引进台湾一套过期不能用的生产雨伞设备,他们为了掩人耳目只是把生锈了的机器重新喷漆,但回来连安装都没办法,只是成了一堆废铁,决策人却轻描淡写地说一句;交了学费就过去了,且不知道全国交了多少学费。

          二、假改制,真占有。这种现象大量发生在国有企业改为股份制、私营制的过程中;因为有利可图,许多垄断行业、矿产资源也纷纷加入,即便是破产的企业,只要你有好地段的房产、地产,决策人也乐此不疲。所以改来该去,领导成了大股东,第一把手成了董事长甚至干脆就是自己的工厂、公司。

          三、假破产,真贱卖。许多本来能正常生产、经营的企业,一旦换了一个只懂捞钱,不懂生产、经营的头,该企业很快就江河日下,工人的工资就开始发不出去了。我曾经听一个在一家著名的电池厂工作的朋友说过,他们厂原来生产、销售情况年年超额,经济效益好得令人眼红,该厂还有几千万元的积累,全体员工都认为这一辈子放心了。可谁也没想到,原来的厂长因为太抠门,不敢用厂里的钱去接待上级和有关部门,结果许多人都不喜欢他;因为他在群众中有威信,经济上也廉洁,所以只好以年纪偏大的理由把他调走,换了一个经常要鱼翅、燕窝、跳舞、唱歌的厂长后,没有两年,他不但把积累的钱花光,还把电池的质量搞得一塌糊涂,牌子砸了,销售渠道堵了,工厂破产了,他又开始变卖资产,工人下岗,他却升官。

          四、假危楼,真拆迁。近些年来,房地产开发成了许多先富起来的人眼红的高利产业,他们千方百计找门路开发黄金地带的房产,对私人的物业,他们借用公权力强行拆。因为差价之大,明摆就是在抢劫私人财物;所以慢慢许多私人业主也不愿意了,甚至用生命来抗争,全国就因为强拆发生了许多死人事件,开发私人房产也就变的辣手起来了。因此许多开发商终于悟出了开发国家的、集体的房产最容易、最有利的简单道理,因为只要悄悄把决策人搞定就万事大吉。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可以把你知道的在本城中心地带原来国营的、集体的房产数一数,被拆了多少?赔的多少?你会发现太离奇的,如有某县一个水产公司的三层大楼,开发后只换回了二楼的两间、有某国有商业银行原来一座五层大楼,质量比新楼还结实,硬是按危楼上报要求拆掉,最后还得银行自己掏一千多万元差价补偿开发商,换来一层多的新房产。细心的人会发现,原来好地段的国有、集体的房产几乎是能开发的都开发了,至于丰厚的利润流进了谁的腰包?鬼知道 、天更知道。

           五、假招标,真回扣。我们国家许多建设工程项目、物资产业拍卖、政府采购等,为了防止腐败,要求必须实现公开招标。你有政策,他有对策;许多单位在招标工作上实际是在走过场,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一暗地里透露标底,这种招标一般是招出价和预算接近的标,多见于质量要求比较高的建设工程项目,不管投标的来多少人,谁能和知道标底的更接近呢?天知道。二是假投标,他们找来几个朋友以投标方来参加投标大会,开始朋友以离谱的出价投一下,真正的人出手既实际利润可观,又显得比其他的还便宜,朋友一个回合下来就假装放弃了,所以中标的也显得理所当然,这种招标一般是采纳较为出价低的,如采购等;三是领导拍板,这往往是出现在个别比较强势的一把手主持下进行,他给谁心里早有数,找有关下属和部门开会是为了形式上的合法。他先把招标的要求严格地强调一下,然后又介绍一下应标的单位的所谓管理、资金、技术的如何如何好,谦虚的一把手往往让他的副手来介绍,与会者心领意会,最后由他来拍板,大家一起表态通过,为了慎重起见,与会者还得在有关文件和会议记录上签名,即使以后有问题也有旁证。

           以上仅仅是我们司空见惯的一些侵占国家、集体财产的做法,随着监督措施的完善,许多地方也出现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侵占的人不但稳如泰山,有的甚至还升了官,暴露的仅仅是冰山的一角。市场经济是千变万化的,各地区的情况也不尽相同,因为他们侵占国家、集体也在变换手法,所以我也期望我们的防范措施能够“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评论这张
 
阅读(3628)| 评论(1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